双乳峰上南轩祠

 二维码 4039

双乳峰上南轩祠

张勉效

乳峰螺岭记寻春,竹翠桃红掩映新”。这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宁乡四髯”之一者谢觉哉《忆云山》之诗句。诗句中的“乳峰”,指的是云山书院后山的双乳峰。其实,双乳峰就是云山山脉延绵至黄材沙坪地段的那个缺凹相连而凸起的两座山峰。大自然鬼斧神工,使这两座山峰逼真得酷似少女的两个乳房而得名。


20211108


当地人传说双乳峰上的两个峰顶,一个建有南轩祠,一个建有白马寺。为探究双乳峰上南轩祠,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张筱林秘书长率领丙岩、鼎勋和笔者一同亲临其境,以索缘由。
双乳峰下张氏长桥支房的张菊良老先生听说筱林秘书长要登双乳峰,他先一天就去探路,砍除进山路旁柴草,为我们登山作了充分的准备。登山时张菊良老先生偕同张友元、张为成及飞越电器的老板张辉良为我们带路护航,同时为我们讲述了不少双乳峰的传奇故事,其诚可感。
尽管张菊良老先生为我们登山砍好了一条路,由于多年没人去过双乳峰,原路已不成路了。我们从双藕村水厂出发,他们说这是登峰的老路,我们七人一路前行,攀树枝、钻刺塝、弯腰踏碎步、爬地四脚移,弄得汗流夹背, 减衣脱裤,昏头转向,最终五人到达顶峰。


微信图片_20211108191528.jpg


我们首先登上了去的左边乳峰,也就是大家传说的,曾有南轩祠的山峰。该峰顶有一近四百多平米的坪地,坪地长满水竹和青叶杂树及枞树,坪地周边挖有壕沟,有人说是战壕,也有人说是盗墓者所为。崩塌的壕沟清楚可见建筑墙基。坪地上多有破碎的青砖和小瓦片,我们从中翻找到三块残存有字的石碑碎块。他们说这是后人捐钱建南轩祠的功德碑,其中一块有“学斋百肖云先”、“盛于正黄鹤楼”清楚可辨。还有一块刻有“谭建原捐刅(两)弍拾弍串”等字样。他们还说南轩祠是建在原有的一个什么废庙址上。祠毁50年代末。               

接着我们又登上了右边的乳峰,就是人们传说的建有白马寺的山峰。这山峰的高度似乎与左边的高度差不多,山顶坪地没有左边的大,且四周陡峭,长满艳山红和桎木树。张菊良老先生说,年轻时为防止有人砍树,在这里守过山。这峰上原有个庙,还有人来求过雨,庙里住了和尚。有一和尚去世就埋在这山上,出葬的那餐饭,吃的是灰面做的鸡肉鱼和其他素菜。张友元老先生说原来这山上有口铁钟,被县里收去了。张辉良说他见过有块刻满字的石碑,可惜这次没有找到,只看到一块正中间有一圆球的长方形麻石条,都说是庙门的顶坊,该庙毁于60年代初。景翔与举哥聊天说,景翔的父亲讲这个庙又叫雨潭庙。

稍加休息后,他们接着介绍说:双乳峰海拔470多米,座落在云山与毛公桥交界处,两峰山腰有处分水坳。一峰之雨水山泉流入沩江;另一峰的雨水山泉流入楚江,使得沩楚两地物阜粮丰,繁花似锦,欣欣向荣....。听他们这么一说,更增添了笔者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水是生命之源,挺拔云山之颠的双乳峰,以她甘甜的山泉乳汁哺育着质朴勤劳的沩楚两地人民,而沩楚人民为回报大自然的恩赐,凭自己的勤劳智慧,创造出了璀璨生辉,领引三湘的沩楚文化,这应为湖湘文化的前世今生。
时隔两星期后,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筱林秘书长偕吴明元监事长、张鼎勋监事、彭菊辉老师、李惠老师、长沙哲谦国学堂张哲老师、飞越电器老板张辉良、双藕村生产组张菊良组长及笔者冒雨再次登上双乳峰进行考察。

微信图片_20211108191552.jpg


双乳峰上南轩祠,虽然只有口口相传和刊发的各种文章,而没发现确凿的史料记载,但是这并不影响双乳峰上有南轩祠存在的可能性,因为无根不长草,无风不起浪。笔者认为双乳峰上有南轩祠。有如下理由:

一、众多文章刊载双乳峰上有南轩祠的表述:

1、2014年盛世收藏网刊发《寓教于乐的传统文化》载曰:“道生阴阳的双乳峰和上面有南轩祠”。
2、2015年新浪博客胡笛博文《以英抱道---张浚张栻及其后人与楚沩易学的渊源》载曰:“道生阴阳的双乳峰和上面的南轩祠...”。
3、2015年新浪博客天河易金宝刊文《以英抱道---九宫棋盘石》载曰:“右边是道生两仪的双乳峰,传说以前双乳峰上边有南轩祠,是后人为纪念张栻而建”。
4、2017年博主七彩阳光在《个人图书馆》刊发:“有一首诗是记载老家,有一种茶出自老家,印象老粮仓”一文写到:“石马寨对面双乳峰上面一个山峰上有南轩祠,另一个山峰上有白马寺,现在只留下残垣断壁了,传说张栻朱喜曾经到此...”。
5、原载2019年,湖南省民政厅主编的《长沙地名掌故》第四章“乡镇地名”载:“老粮仓镇属丘陵区,东北部望北峰为天然屏障,双乳峰从西北蜿蜒入境,乳峰上有座寺庙,南宋理学家、诗人张栻(号南轩),从横市长桥至此,作有诗,后人将庙宇改为南轩祠。张栻诗曰:一峰耸处众峰环,庙貌巍然半亩间。涕下只思扶宋室,道穷无计拯时艰。长桥再过难招隐,短发频吹独入山。俎豆至今留正脉,千秋沩水任潺湲。”(笔者注:这首诗有文章说是清代诗人刘伋亨登双乳峰南轩祠所作;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郑明星、车今花、曹赛《张浚张栻父子宁乡遗迹考》论文说是辛弃疾与张栻去龙塘拜祭张浚墓茔而作的诗。笔者以为,后人们将此诗写在乳峰南轩祠上亦有可能)。
综上所述,双乳峰上南轩祠,不管是后人为纪念张栻而建,还是后人将庙宇改为南轩祠,都无关紧要,双乳峰上有南轩祠是不争的事实。
二、乳峰南轩祠有可能修建在宁中寺旧址上
我在多个刊发的文章里得知,原来的双乳峰,一峰顶上有白马寺,另一峰顶有宁中寺。白马寺又叫雨潭庙且毁于60年代初,得到了张菊良老人与景翔父亲的印证。而另一峰应该就是宁中寺的废址了。我读过《双乳峰上宁中寺》的原创文章。依稀记得:说的是宁中很小就父母双亡,由一好心的富绅收养在家做小工,宁中勤劳质朴,心性善良,无欲无求,肯帮人做好事。成年后的一天,在“梦里仙人”的指引下,骑着富绅家的水牛上乳峰而得道成仙,有诗赞其曰:“有缘成造化,无求可作神。美名千古在,骑牛上乳峰”。人们为了怀念他,在乳峰上修建了宁中寺。
人们为了纪念张栻,还有朱熹在乳峰寺庙里研习或传授易经理学,在宁中寺旧址修建了南轩祠,也是有可能的。从我们找到的三块残存有字石碑中的“谭建原捐刅(两)弍拾弍串”及“学斋”字样推测,乳峰南轩祠修建在宁中寺旧址上有这个可能。其理由是:
1、“谭建原捐刅(两)弍拾弍串”,应该是人们为修建南轩祠而捐的铜钱。从秦朝开始,祖辈们就用铜铸造方孔钱,方孔钱,制钱一串文(文:枚)为1000枚,又称为一吊或一贯钱。残碑文上有捐22串、15串、84串...都不是小数目。这反映了当时沩楚人们的富足状况和对南轩的敬重与修祠的热情。为什么认定是为修南轩祠的捐钱,而不是修宁中寺的捐款呢?笔者认为,因为在宁中寺旧址上修祠,原来的残存建筑物件都应该清基整理时搬移别处,或深埋地下,而不会表露混杂在峰顶众多的青砖及小青瓦中。

20211108


20211108

20211108

2、第二块残存字碑在“耔卿文程德辉”的右边有“学斋”二字。就学斋的字义来理解,学斋就是书房、屋舍、读书学习的地方。看到“学斋”二字,我就记起朱熹有《训学斋规》,其中有读书要有“三到”的训诫规劝,现摘录一小段以飨读者:

原文:“余尝谓,读书有三到,谓心到,眼到,口到。
心不在此,则眼不看仔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只漫浪诵读,
决不能记,记亦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
眼口岂不到乎?”
翻译:我经常讲,读书有三到,就是心到,眼到,口到。心思不在课本上,眼睛就不会看仔细,思想不集中,就会随随便便地诵读,那是绝对不能记住的,即使记住了也是不能长久的。三到之中,心到最重要。思想没集中,眼睛看不仔细,嘴巴怎会读正确呢?
如从“学斋”字眼探讨的话,与寺庙供奉佛祖、菩萨、先人的关联不大,而与研讨授受理学易经关系密切些。从这个角度讲,该碑文应该是南轩祠的遗物。

三、云山书院大门楹联有暗含双乳峰上南轩祠的意境

位于双乳峰下的云山书院,是宁乡原四大书院之一。随着历史朝代的更替,原灵峰书院、南轩书院、玉潭书院,在岁月变迁中悄无声息的荡然无存。唯云山书院仍招生办学。

清同治四年(1865),邑人原陕西巡抚刘典倡建于水云山下的云山书院,有步云桥、总会门、东西五门、讲堂、崇道堂、希贤堂、先贤堂、仰极台、凌云亭、奎光阁、文昌阁、藏书楼、东西8斋等建筑,可容徒160余人,乃士子修身习业之佳所。


微信图片_20211108191536.jpg


该书院大门楹联就暗含双乳峰上南轩祠的意境。其楹联为:福地拥双乳,近南轩居,问道须从者里过;
文澜连二水,溯玉潭派,寻源都向此间来。
释译:福祥之地的云山书院,拥踞双乳峰之下,居然近靠南轩祠,要去此地问学道义,必须从这里过往;湖湘文化的波澜连结着沩楚二水发源地,追溯玉潭文庙的枝源派本,探寻渊源者,都向乳峰此间来。